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基隆監獄 : 回首頁

:::

給媽媽的一封信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1-21
  • 資料點閱次數:8

給媽媽的一封信                                         第一名

忠三房 342  廖○儒

親愛的媽媽:
        得知您的傷口已經愈合,身體逐漸康復,心中的大石總算落了地。那天若不是您急著來看我,就不會失神從椅子上摔落,還得拖著受創的腳爬上長長的階梯,加重您的傷勢。而我竟責怪您不聽從監獄長官的勸告,先行就醫。慈母之心,我卻未能體會,在多的自責懊悔,又有何用!

 

 

       您的來信我已收到,信中一句:「對不起,我沒有做到每週去看你一次的承諾。」徹底揉碎了我的心。該說抱歉的人是我!若不是我愚蠢的犯了案,您又何須許下這個承諾。雖然每週能見您一次,吃到您得愛心,是我現在最大的幸福。但是,和您的身體比起來,一切都變的微不足道。只要您健康如昔,身體無恙,別說是三個月才能再見到您,就算是等到三十個月,甚至要到刑期終止日,也不過是彈指瞬間,任何的寂寞思念,我都可以承受。

 

 

        大舅曾說,我是個性最像您的小孩。一樣的堅持不服輸,一樣的忌惡如仇。妹妹曾說,我是最愛您的小孩。只有能為了您的疾病,不惜放棄深造的機會,終夜守候在病床前,隨時因應您的需要。連小學的鄭老師都知道,我是最在乎您的小孩。所以他安排的相親對像,一定要和您融洽相處;而我擇偶的唯一條件,就是婚後一定要和您同住。血脈相連,更何況我的體內,本來就比別人多了500C.C.您的鮮血。那是我出生時血型衝突嚴重黃胆,醫生毅然從您產後衰弱的身上抽取,輸給我的救命良藥。因此,我和您的相像、鄉親和相依,是天經地義無庸置疑的。但是,會不會就是這管「外來」的血,意外啟動我的排斥系統,讓我只能像您的形,卻無法明您的意;讓我即使關心您,口中卻總是爆出令人難受的語句;讓我雖然許下要守護您一生的願,卻總是在外漂泊,還欠了一身債,終於陷入萬劫不復中。這,究竟是怎樣的道理?

 

 

        記得的小三的時候,我拿到了說故事比賽的冠軍,您高興地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而我卻以不寫作業,回報您的獎勵。當外婆病逝,父親不忠及經商失敗,學校老師指指點點,令您身心俱疲的時候,雖然我以第一名「縣長獎」畢業,鼓舞了您的心,卻也在昇上國中後打架抽菸,在次重創了您。當許多親人因肝病去世,您期待三個小孩中有人能習醫,幫助家人避免B肝惡魔的侵擾時,我的課業表現正好符合您的期盼。然而,我終因熱衷社團活動及學生運動,讓您和我在聯考後,一起流下夢碎的淚滴。隨著時間的流轉,您肩上的重擔漸漸減輕。雖然體內尚有淋巴癌和B肝病毒伺機而動,您仍自豪有一個擁有電腦長才,工作穩定扛起家計的長子;一個聰明乖巧,溫柔新的長媳;一個繼承教師的衣缽,熱心慈濟志業的女兒;一個謙虛有禮,胸襟大器的博士女婿;一個致力遺傳研究,生命科學,許多教授願意提供讓他攻讀博士的次子。當一切都是那麼美好的時候,我卻像著魔般地讓自己的名字出現在報紙的社會版上,徹底摧毀了您的寧靜!

 

 

        為什麼我總在給您希望和欣慰後,再重重給您一擊!人體的骨頭共有兩白零六塊,莫非我真的恰巧多了一塊?

 

 

        母子連心,當我因債務壓力喘不過氣,一心求死,準備淋汽油自焚之際,您的一通電話,把我拉回了人間,卻意外讓我那桶汽油成我犯罪的工具。在我當場被捕,羞愧難當,決心找機會自戕的時候,也是您的一句:「孩子,媽媽原諒你!讓我們一起面對。」使我又有了活了下來的勇氣。您總是用最大的寬容撫平我的愚昧,而我卻總是令您心傷落淚,難道這就是孽子和慈母間糾魔的宿命?如果有醫生能夠開刀幫我拿掉這塊「反骨」,讓我的排斥系統再度關閉,就算用盡全部財產,甚至奪走我的生命,我都願意!因為,我不要這樣的對抗與反動,一直在我們之間盤旋糾纏,吞噬這世間最珍貴的親情。

 

 

        雖然法官認為我有精神異常的情況,醫生也證實重鬱症確實影響了我的自制力,但我深信,是自己的「心」出了問題。就像康熙對廢太子胤礽說的話:「魘鎮不是言行失序的主因。若不是自己失德,未能『慎獨』,別人又如何將鬼神加諸於已身?」如何喚回我的「心」呢?證嚴上人說:「身端莊,心才會端莊。」「『克已復禮』,才能讓心地恢復清境與生機。」如果我在充滿污言穢語,自暴自棄的陰暗角落,都能要求自己保持清明,不染惡習。或許,我的排斥與反骨就會被拔除,心,也能重返正途。

 

 

        再多的誓言比不上身體力行。配合獄內規律的作息,我堅持每天讀書,運動,不抽菸,不怨言,不在乎冷潮譏諷,由外而內砥礪我的心性;收集資料,勤做筆記講義,為未來的工作紮下厚實的基礎。就是不要再讓您難過傷心,受到任何的打擊。

 

 

        親愛的媽媽,「我愛您」三個字或許很難從我嘴裏說出,真心擁抱的動作或許我也不容易做到但請您相信,我已一拳拳敲掉心牆的磚頭,不再讓我們之間存有任何的阻隔。在未來的每一天,我一定會很乖很乖的。敬祝;平安喜樂!

 

                                                             ○儒  敬上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