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基隆監獄 : 回首頁

:::

母親與我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1-21
  • 資料點閱次數:12

母親與我

愛一房  421  李○良

 

        猶記得小時候的我.是個頑皮、好動的小孩,總是喜歡拿著鐵鎚在家裡秋敲敲打打,好像這樣的舉動是我唯一探索世界的管道。記憶中;家裡的牆壁、家俱、到處都可看到我殘留的傑作,而母親只能跟在我屁股後收拾殘局,搖頭苦笑吧!儘管我是這頑皮,但母親從來沒打過我或罵過我。對母親來說:我就像個小天使般的受他呵護、愛憐,而對我來說母親是永遠的壁壘,我是這麼的依賴她、習慣她,但在每個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母親與孩子都有一門人生必修的課程:「放手」。


        時光推移,在我到了就學年齡時,母親牽著一蹦一跳的我到學校報到時,儘管母親是先哄騙說學校有好多完玩具和糖果,我還是不願離開母親的懷抱。當時我人生的第一堂課,母親是中站在教室外陪著我;給我加油。在這個學習的殿堂裡,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跟我同年齡的小孩感到驚奇,但我還是希望母親趕快帶我回家。我想我和母親的關係就像是在放風箏一樣,風箏要飛的高就必須懂的放手,但無論狂風暴雨,維繫著我和母親的線,母親是中緊緊抓著不放,但這收放自如的到道理,又有多少母親懂得操縱呢。


        如果說人生是一塊記憶的拼圖,那麼我最美麗的回憶是由母親拼湊起來的。在我的記憶中從來沒看過母親發過脾氣,在我的成長過程,他總是耐心陪我參與,我笑,他陪我笑,我哭,他陪我ㄧ起哭,與母親生活的日子裡充滿了愛和甜蜜,這是多麼平凡的幸福。但對我來說,那樣的幸福如今變成遙遠,好像永遠到達不了彼岸。在我的記憶中,母親長的很美,而在他走完短短的一生時才34歲,留給我無盡的思念,和美好的回憶。如今即使母親逝世多年,他的容顏在我腦海依然鮮明,雖然天人永隔,但卻有一種微妙的關係拉繫著我;就像風箏哪條線,無論我飛多高,母親永遠心繫著我。我與母親共同的回憶雖然只是人生的一小段,對我來說卻是最珍貴和不可抹滅的回憶。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母親的過逝成為我此生最大的遺憾,而母親美麗的身影卻永遠活在我的心中。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