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基隆監獄 : 回首頁

:::

我的母親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1-21
  • 資料點閱次數:19

我的母親                                         第二名


孝一房 406  林○道

        「子欲養而親不待」。曾在一短篇文章中讀過一則動人的故事。其中,描寫了一位囚犯,再監獄服刑已將近十年,在這十年中,唯一沒有放棄他的人,就是他的母親,在這漫長歲月當中,風雨無阻沒有間斷的來探視他。終於有一次他發現窗外的母親,滿臉的病容,乾黃顫抖的手,勉強的拿取話筒,還強自鎮定給自己噓寒問暖,深怕自己的兒子在獄中得不到好的照顧。當發現自己的母親頭髮似乎在轉瞬間全部斑白,目送自己的母親駝著疲憊的身子,拖著步履蹣跚的腳步離開時,終於忍不住自己內心的悲傷,而在當場放聲嚎啕痛哭。並不是擔心年老多病的母親因此不能來看他,而是不知何時回家,深怕再也見不到自己的母親,恨不得即刻回到家中來侍奉他的母親。讀完這則故事,為這位受刑人感到鼻酸無奈,也對這位可敬的母親,致上最大的祝福與敬意。


        我也和這位受刑人同樣的幸運,有位和藹可親的母親。她是日據時代的人物。在抗日光復之後,經媒妁之言在和父親素未謀面的狀況下,以「宿命式」的方式下嫁給父親。至今已有六十多年,在這一甲子歲月當中,扮演了家庭重要的角色,勤儉持家,相夫教子,尤其在當時窮苦不發達的社會,要扶養我們這一大群兄弟姐妹,確實是一件難事。常聽母親述說著那段含莘茹苦的日子,稀飯拌鹽巴,撿拾煤炭…等。種種事蹟,爲的就是要把我們這一大群兄弟姐妹拉拔長大。要是沒有她的刻苦耐勞,根本沒有我們這一群兄弟姐妹,且有今天如此的安定,各各成家立業。她的偉大也並非三言兩語及筆墨可以形容。


        記得有一次散步在女兒國小學校長廊之中,無意中,見到「學生作品欄」中女兒的畫作,畫雖平平無奇,一棵大樹下站立了兩位孩童,也看見了旁邊的註記寫著:「阿嬷就像大樹一樣保護著我們」。看完畫後,使自己由衷的感觸及感動,而佇立在當下好久…好久。感觸的是自己的放蕩,行為乖戾,所以至孩子的母親離異,因此未能給孩子一個健全的家,使他們從小就失去了母親,爲此!常深深的自責、愧疚。感動的是我偉大的母親,總是能扮演孩子另外一位母親的角色,不時給予關愛照扶,使孩子覺得阿嬤就像自己的母親,我很慶幸自己有位這樣了不起的母親。


        現在也是「受刑人」的我,對於兄弟姐妹們的探視、關心和責難,會以自省的心來虛心檢討接受,感受他們的親情之外,最主要是他們總會帶來了母親的關懷。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著家中年邁的母親,爲了我必會是鬱鬱寡歡,食不甘味,夜不能眠。自己的行為必須自己付出代價歸為咎由自取,但良心告訴自己絕不要使她再爲了我擔心,蒙羞受累。而在回家後,接下扶養孩子的責任,除了做好為人父的角色外,更要成為孩子另外一位母親,我以這樣的期許來自勉。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