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基隆監獄 : 回首頁

:::

永遠不會變心的〝老七仔〞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1-21
  • 資料點閱次數:29

永遠不會變心的〝老七仔〞                                         第三名

仁二房115 陳○彬


        記得我還在讀國小三年級的時候,每天最期待的就是中午媽媽送便當給我,媽咪總是幫我擦著汗摸摸我的臉對我說要用功讀書喔!同學們都羨慕我有這麼疼我的媽咪,當時的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小孩。


        這樣的幸福在一夜間全部都破碎了,爸和媽離婚了…..為什麼是我?根本不懂大人世界的我只知道媽咪不要我了,以後早上沒人叫我起床上學,也沒有人會替我穿上制服鞋子了。


        不幸的事終於發生:那一天我睡過頭迷迷糊糊背起書包就出門,一邊走著一邊打瞌睡走到了學校教室門口,老師跟同學看我的眼神充滿著詭異,突然一陣哄堂大笑我才發現,原來我只穿著一件內褲及一雙十塊拖鞋,我呆了!愣在原地,等我清醒後:我哭了,丟下書包就跑,翻越學校圍牆我翹課了。


        事後每天早上我就揹著書包出門去玩,放學時間才回家,終於被爸爸發現,喝了酒的爸爸把我打的半死,再把我趕出家門,三更半夜哭著走在悽涼的街道,不知何去何從的我,只好躲再公寓樓梯下睡了一晚;隔天透過街坊鄰居及朋友告知:媽咪跟爸爸都在找我,叫我趕快回家,但我卻倔強的選擇了逃家流落街頭這條不歸路。


        媽咪擔心我流落街頭沒錢吃飯,交待村子裡整條菜市場的攤販讓我簽帳,沒錢也可以先向他們借,又留下一支電話號碼給我叫我有事打電話給她,從此以後我的身邊就多了一群酒肉朋友每天在外逞兇鬥狠,吸毒玩樂過著糜爛的生活,第一次因恐嚇、傷害、吸毒等案爲警逮捕,送少年法庭判保護管束後,媽咪才把我帶在身邊讓我繼續就學,浪蕩成性的我,讀了一個禮拜的書後又逃走了,回到原本的生活圈子裡,變本加厲壞事幹盡,而媽咪的電話除了沒錢揮霍或被警察抓時才會打,當時的我認為到了法院頂多關幾天媽咪就會來把我帶回去沒什麼大不了的。


        直到85年我因販毒被捕收押禁見,我真的慌了,同學煽動我拼保外就醫,我自殺了三次,不但沒有保外就醫,反而苦了自己又使家人擔憂,那次因販賣毒品判了五年多,從北所、士所、北監、嘉監一路關了三年,媽咪總是像小時候般固定帶著我喜歡的菜,不辭辛勞長途跋涉的來看我,也告誡著我出獄之後要好好做人,不孝的我不但沒有改過,出入監所就像家常便飯,最遠還到高雄燕巢監獄,媽咪始終沒有放棄我,仍然抱著希望,希望我能改過,而爸爸也在我服刑中過逝了,我不但沒有因為爸爸過世而改變,反而把爸留給我的財產四處揮霍,賭跟毒都來,生活比以前更加的糜爛,媽咪也懶的理我,說我無藥可救,我還是進去關她還比較放心,至少想看兒子的時候還看的到。


        關了十幾年的我,每次入獄都留下一堆爛攤子讓媽咪收拾,這一次因毒品通緝被捕,需要十五萬的罰金,我打電話告訴媽咪,我受傷了,叫媽咪趕快到基隆地檢幫我繳罰金,但這次卻遲遲未等到媽咪,隔天妹妹到看守所看我,從她口中得知媽咪真的湊不出十五萬,昨晚跟妹妹兩人買了一些藥品到地檢署要替我敷藥,遭到拒絕,擔心兒子的心情導致媽咪在地檢署門口中風了,我真的傻了,別說妹妹責怪我,連我自己都無法原諒我自己,那一夜我躲在被窩裡偷偷的流淚,我終於體會到什麼是子育養而親不在的悲哀。


        移到基隆監獄後,媽咪不惜抱病一跛一跛的帶著我最喜歡的滷豬肉來探望我時,望著媽咪的眼睛,我泛著淚水向媽咪認錯,都是我害的,我好後悔打那通電話,我愧疚的必是言語無法形容的!媽咪告訴我,叫我別難過是她欠我的,都是因為她從小離開我,今天我才會變成這樣,她還是一樣會盡她的義務來看我的,聽了我真的心亂如麻。


        現在媽咪還是固定帶來我喜歡的菜,身體也在逐漸康復中。


        經過入獄這段時間我不斷的寫信回家懺悔,媽咪終於原諒我了,跟小時候一樣同房同學都羨慕我有那麼疼我的媽咪。


        每次會客時同學問我誰來看我,我都回答:「阮老七仔」。因為幾乎所有受刑人入獄的時候都會發生獄變的情形,唯有母親對兒子的愛是不會改變的。


        母親節即將到來,我想藉由此投稿機會告訴所有受刑人,有媽的孩子最幸福,要懂得珍惜,寫封信回家吧!媽媽一定會很高興的,更呼籲賭氣流落在外面的青少年,早點回家吧!別像我現在:想回家也歸不得,早點回頭吧!

        最後我想對我的「老七仔」說:您並沒有欠我什麼!別爲我擔憂,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等我回來,相信我的改變您會看見,媽媽我愛您。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