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法務部矯正署基隆監獄 : 回首頁

:::

人物專訪_姜通

  • 發布日期:
  • 最後更新日期:108-1-21
  • 資料點閱次數:2840

人物專訪「姜通」

人物專訪「姜通」

本(100)年7月14日聯合報A8版精彩詳細介紹,百歲人瑞中醫師姜通之醫術精湛與養生之道,但您可能不知道他是全國唯一中醫師典獄長…。

 

回憶那年(98)春天的午後,餐廳裡服務生叫著姜爺爺、姜爺爺是那麼熟悉親切; 陳典獄長進豐吃不下的紅燒排骨,就叫著小老弟易科長,你年輕,就多吃一點。雖然那餐沒有酒味,卻是最輕鬆愉快的一餐;姜爺爺其實什麼都沒吃,他老人家只喝好立克,但卻好客熱情招待我們三人 (與人事主任李中銘)。

 

當晚搭機返東,一路上滿腦都是姜爺爺和藹可親的笑容,如今姜爺爺已隨風而逝,但長者風範,永銘五內; 永誠提筆書文,謹向長者致最高敬意,並後敘他老人家一生傳奇,永留人心。

 

獄政史上具有中醫師資格典獄長姜通堪稱傳奇人物,民國1年1月7日生於江蘇省東台縣,畢業於江蘇醫政學院官拜上校, 民國40幾年8月初任台北監獄衛生課長,民國49年7月15日基隆監獄成立時奉派首任典獄長,為全國第一位具中醫師資格之典獄長。

 

民國51年奉調派司法行政部監獄司科長,民國54年9月奉派金門監獄典獄長,曾受到時任國防部長經國先生巡視戰地時,特別慰問嘉許,以及民國55年司法行政部鄭部長彥芬,陪同日本法務大臣參訪金門監獄時,姜典獄長親迎接待與合影留念,為獄政史上增添一樁成功國民外交。

 

民國58年奉調台東地方法院看守所所長至民國65年9月榮退;姜所長一生奉獻國家,退休後更本懸壺濟世精神開設德全中醫診所,成為中醫界年高德劭的典範。下段訪談內容由陳典獄長進豐與姜通所長精彩口述歷史請細心回味:

 

陳:所長在台東所那邊退休的嗎?
:對,現在看守所歸監獄管,


陳:合署辦公,看守所和少觀所併在監獄裡面,整個集中管理較方便,
:那好,管理比較方便,分開比較麻煩,台東人犯還不算壞;


陳:他們說以前有一些照片啊!
:是有一部份啦,不太多,


陳:那時後照片比較小,看起來比較小,
:有些看不出來。


陳:這個是不是朱士烈,
:嗯!這個是金門監獄,


陳:我也去過金門啊,
:金門監獄不錯啊,


陳:那時候還是戰地;
:我把它整理一下,馬上好,這是金門監獄部份,這個是蔣經國(時任國防部長)去看我,因為我們像弟兄一樣,我過生日,他飛到金門去看我,他比我大六個月,我們兩個很要好,


陳:蔣經國是民前出生的,
:他比我大六個月,我是這裡出生,而且是我過生日,我們兩個很要好,不是他我不會到台灣來,這樣子啊; 因為我在機上當組員,那時候我是十幾個縣黨政軍,他打個電話給我,說趕快準備,一下下我來接你,結果..我出來穿西裝就過來了,什麼都沒帶。


陳:所長那時候是在江蘇醫政學院?
:我那時候是在江蘇醫學院,過去是基層醫專,然後到江蘇醫學院,畢業後到醫學院處長,所長,最後當過上校,


陳:怎麼會到監所來服務呢?
:到台灣來怎麼辦?我是醫生嘛,先到台北監獄當衛生課長,當了幾年,調到基隆,然後再到部裡當科長,


陳:哦~先到台北監獄當衛生課長,
:那很早,


陳:民國四十幾年的時候,然後直接派基隆監獄典獄長,
:那是郭寄嶠當國防部長的時候,從基隆調部,再到金門監獄。那時候有戰事色彩,他(老蔣總統)就叫他(郭國防部長)來找我,要我到金門去,


陳:那你到金門是幾年去?
:五十五、五十六、五十七、五十八,


陳:在那邊當四年的典獄長,
:結果我不敢去,叫你去,你就去、就去。你知道,那時候除了監獄以外,還有政治任務方面的工作,那時候大陸有水鬼啊,


陳:會摸上岸,
:很亂啊,從金門回來以後,沒有地方去啊,


陳:那時候有調澎湖嗎?
:澎湖我沒去,到台東,當所長好幾年,五、六年的樣子。最後
到六十四年,鄭彥芬部長問要不要到這個..我說不要去,那你怎辦?我說要退休,退休幹什麼?結果,調部辦事,調了一年,鄭部長說可以了嗎,放心了,調外面,拿十萬塊一個月,調外面當醫生、當院長,鄭部長說行不行,可以哦,退下來以後就轉到醫院當醫生,六十四年。


陳:六十四年我剛畢業就進監所服務啊,那時候我剛從警官學校畢業,六十四年,
:鄭彥芬部長,


陳:我們那時候是王任遠部長,所長那時候退休了啊,
:王部長,關係好很多。他本來叫我去澎湖,我說不要不要。那時候在部裡能拿幾個錢,


陳:對,那時候當醫生錢比較多。那所長你在時候在監所、在矯正機關服務了多久,
:過去做這個退休的軍人、太多了啦,那時候當典獄長,那時候不叫典獄長,叫監獄長,是收容所的所長、國防醫學院的院長、上校、軍人身份,


陳:然後又接金門監獄的典獄長,然後又接醫院的院長;
:哦!那時候很忙,我這一生最奇怪就是沒找過事做,都是人家來找我。


陳:那所長在監所服務的時候,因為你是醫生啊,監所那種管理工作,
:差不多,因為過去我們那個戰士收容所同監獄差不多,戰士兵
都是一樣的管理,很習慣,就是一個「仁慈」啊很重要,


陳:待人要仁慈,
:還好,我在那幾年沒什麼大的問題,因為那時候,我在金門,金門法院院長一個叫?過去當過..


陳: 史延程?他過去當過我們的老師,
:我和他很要好,結果我到台東他也到台東,


陳:他調台東地院院長?
:對啊,到台東去,大家一起,都很好啦,沒有什麼困難。可以說
,在部裡鄭部長、王部長、好幾位部長對我都很好,尤其是鄭部長對我好到什麼程度,有一年我記得是,六十二、三年,他說你不要太辛苦啊,我派你出去一個月,做什麼嗎?派你代替我出巡全國,部長講這話,我這幾年下來,代替我巡視全國司法行政業務,一個月,他叫我去一個月。好了,我就出去。我最後好像提
前回來,叫你出去一個月,你還提前回來,幹什麼..


陳:他意思就是要你休息。
:對我不錯,因為蔣委員長的關係,大家就像弟兄一樣,對我非常我好,我就是因為他(經國先生)的關係,幾任部長都特別幫忙,所以部長講話對我都是非常客氣。沒有什麼上下關係,大家就像朋友一樣。


陳:你是我們監所裡,醫生第一個來當典獄長的,
:對,因為我過去做院長啊,我在大陸十幾個縣,我當過組員,那是一個省四、五個部、十七個縣的黨政軍,


陳:就是一個區的專員、一個區底下十幾個縣。
:十七個縣的黨政軍,那時候真是,夜裡都沒睡覺,十七個縣的黨政軍,事情多,到最後到第十年,到台灣來。


陳:那到台灣來是在司法監獄還是?
:到台灣沒有好久,沒多久就到部裡工作,是他(經國先生)的關係,到部裡後到先台北監獄當衛生課長,然後到調到基隆監獄,然後再到部裡當科長,


陳:然後再調金門,
:那時候到部裡好多年,蔣老先生喊我去說現在金門最亂,不但金門監獄、同時還有政治工作要派你去。我本來一個多月沒有去,
他們說叫你去你還不去,我說好了,好了,下個月就去,給你講二千塊一個月,蔣老先生脾氣很怪,但是對我不錯,因為我同他們的關係很深,所以在金門待了三年多啊。


陳:三年多,那之前有沒有金門監獄,是第一任嗎?
:嗯!第一任金門監獄典獄長,那時候金門最亂,水鬼啊,當我們的間諜,那時候壓力真的很大,那時候的確很辛苦,真的很辛苦,金門典獄長很簡單,其他人認為,上面不斷有人來,睡覺的機會都很少,上面交代的任務,一天到晚電話都不停,煩的要死。在金門我是三年多快四年,才調回來。


陳:那時候金門監獄是歸司法行政部管還是屬於國防部那邊管?
:司法行政部管,


陳:那當典獄長還要兼其他的工作,
:那時候老先生(老蔣總統)交代,我不去,叫你去你不去,一個月二千塊,二千塊啊你還不去,那時候二千塊不得了啊,那時候的待遇,


陳:早期的待遇是很辛苦。
:結果到金門去,有時候一想還不錯啊,那時候非常難找工作,都是工作來找我,很累很累。


陳:那所長總共在各個監所服務過,台北監獄、基隆監獄、金門監獄、台東看守所,
:對,四個監所。


陳:那對監所工作有沒有什麼?
:還好啦,因為我在那都很平穩啊,沒什麼問題,沒有出過事情,都很輕鬆,大家都知道我的關係不一樣嘛,大家對我都很好,甚至於他們的問題,我都還給他們幫忙,因為上面的關係比他們多嘛。我一句話他們就,所以他們都非常的幫忙,不要他幫我忙,
所以關係都處的很順,沒有說是很痛苦啊,沒有,很輕鬆。結果我想趕快下來退休算了。


陳;那所長退休就下來就轉任醫師,
:沒有啊,鄭部長不准我退休,把我調到部裡當專員,你去做醫師做看看,做二、三個月,他說怎麼樣,我說很好啦,嗯,不簡單,你到部裡面,每一個禮拜簽到,結果我等了四個月,第一個月可以拿了三萬八千塊,真的嗎,夠不夠用,我說可以啦。他說再等三個月,等了補你,怎麼樣?幾任部長這麼多,鄭部長和我特別好,他是個好部長,不簡單,幾個部長王任遠都不錯,對我
都不錯,因為我同中央的關係,給他們拉攏,有什麼問題不能解決,我去幫他們給解決,所以部長對我都特別器重,所以我在部裡很受歡迎、很輕鬆,覺得很愉快。


陳:那監所工作所長還是做了不少啊,
:很輕鬆,沒有什麼困難,沒什麼痛苦,對我很輕鬆,無所謂。經費方面、人事方面,沒有困難,都很好。


陳:那時候監所升遷沒有一定的管道?沒有。
:那時候很輕鬆、人事佷單純,上面的關係沒有什麼要,沒有困難兩個字,要怎樣就怎樣,太輕易了,事情也少,上面不會加重你的困難。所以人事問題很重要,沒有後台做事就很困難。就說還好啦。你們現在也一樣,還不錯。


陳:現在可能比以前要更辛苦。因為制度化、管理都是一致化,現在又講究人情、又講究法治,所以在管理方面,更辛苦。
:現在還有多少職員?


陳:現在有一百多,
:人犯多少?


陳:人犯四百五,四百五不少咧,依比例的話,那邊人數還算少,職員算..
:不錯啊,


陳:台東監獄收容人沒辦法收這麼多,核定收容才347,新蓋的,舊的都倒掉了。
:還在老地方嗎,


陳:不過,東所那邊沒有在使用,都搬到東監來,
:東所怎麼辦,


陳:現在停用啊,現在先空著,但東所的建築物都保存的很好,旁邊就是運動公園。
:那邊起了不少計劃。金門也不錯,對,金門,


陳:我七十二年去的,所長是五十四吧,
:他(經國先生)到金門去看過好多次,每一個月差不多來一次,他說你把金門監獄改掉,改玫瑰花園,做玫瑰花園主人,你不要做典獄長,金門不是很多空屋沒規劃嗎,經國先生他經常到金門去。那時候金門監獄很苦啊,沒東西啊,就他去以後,什麼收銀機啦,太苦了,什麼都沒有,就他去以後,以後日本法務大臣參觀..鄭彥芬部長的照片,這個你看,


陳:鄭部長,
:這個是日本的法務大臣,


陳:所長在這裡。
:那時候我在金門好久,差不多一、二個月一樣,很辛苦,


陳:那時候經國先生當國防部長。這是在那,
:慶祝司法節第十九屆,重慶南路,


陳:司法院那邊,這是鄭部長
:那是最好的時候了。


陳:那是金門監獄行政大樓、旁邊有個女監,我就在旁邊住了一年多。
:基隆監獄,


陳:哦!成立典禮,民國四十九年,
:原來的房子都是公家的,是衛生院的,結果我們向衛生署借的啦,因為我當所長的關係,四十九年才成立啊,基隆監獄四十九年才成立,這房子不是監獄蓋的是公家的。


陳:這是鄭部長,鄭部長做很久很久,
:鄭部長是總統府祕書長兼司法行政部長。


陳:所長你還有其他監所的資料嗎?那照片我們拿回去,這些照片要變成獄政博物館的資料,
:不能少掉哦~


陳:不會、不會,改天再專程拿回來。拿回去我們翻拍再把這些照片送回來。假如我沒過來,就請易科長,小學弟拿回來。
:你去有沒有二年,


陳:我啊,金門一年四個月,七十二年到金門?七十二年到金門當科長?
:那時候的當典獄長是誰...?


陳:祖光,後期的啦,祖先的祖光明的光,他以前有在台北服務過。
:金門監獄不錯啊,


陳:它現在很漂亮,以前哦是因為樹木比較少。它現在變成戰地公園,
:對,現在那個玫瑰花,


陳:對那個花圃現在很大,
:所以蔣經國來看一看,同我講,你不當金門監獄典獄長,你當玫瑰花園的主人,蔣經國對我很好的,只可惜死的太早,對台灣貢獻不錯。


陳:看守所都合在一起,包括監獄的全部職員將近有103左右,和以前比起來職員人數增加很多啦,
:對,不錯。很好,氣候也很好。你去以前是那一個?


陳:我去以前是王金滄,那個典獄長是王金滄,以前在那邊當過秘書,七十五年的時候,七十五年?在台東監獄,當秘書?我去接他,他調新竹監獄。
:你在台北監獄沒好久?你台北監獄待過嗎?


陳:我在士林看所守當所長,台北沒有,北部只到過士林看守所,就兩年前在那邊服務,兩年前就調台東,
:現在你們監獄裡面比過去待遇..,


陳:現在比以前是好很多啊,好很多,是好,以公務員水準來講,但工作還是蠻辛苦的,和以前比起來更辛苦,壓力更大。
:三十幾年哦,


陳:所長退休就是三十五年,那三十五年前我們剛畢業,我們剛來監所服務啊,那我們現在也可以退休,滿三十五年,今年是九十八,那所長是六十五年退休,三十五年,很快哦。
:你今年多大?


陳:我今年我四十一年次的,應該是五十七,
:我過了一百歲了,一百零一歲。在台灣這個,六十幾年往事,我這一生啊,最值得的就是說,大學畢業後沒有去求人家介紹工作,都是工作來找我,很奇怪。這個工作還沒有完,那個工作又來了,所以這實在很好啊。


陳:那所長創造不少歷史啊,又是醫生第一個當典獄長,又是創辦基隆監獄,
:因為過去我在大陸,我時候管理戰士兵收容所,就等於監獄一樣,等於看守所一樣,戰士兵收容所,那時上千人,那時候當所長,


陳:哦那早期管理上千人,
:那也是很麻煩,戰士兵收容所,憲兵一樣,都是一起,那比人犯還難管,很難管啊,一千七百人。


陳:那時候軍隊的收容所和法務部的監獄看守所比起來,那一個比較好管理?
:我覺得監獄比較制度化,看守所比較混亂啊,是因為那時候看守所還是高院管,對,那時候監獄是由部裡直接管轄,和我們現在看守所是隸屬於高檢,管理是非常上軌道啦,管理非常有制度化。


陳:那所長什麼時候到台東來看看老同事啊,那邊還有好多老同事記得你,我昨天在機場就碰到一個蔡天賜,他說還記得你,改天再來看你。蔡天賜你還記得嗎?
:記得。


陳:他現在也退休了,哦!
:因為那時候院長,是呂有文院長,我們大家都是金門一起過去的,金門到台東在一起,大家都處非常好,那時候同仁對我們,等於一家人一樣,很好,幫忙很多,都很方便。呂有文院長,


陳:呂後來當法務部長,
:又當司法院副院長,那是一個好人,


陳:他是很好,
:等於是讀書人,很好。


陳:那時候他是在台東地院當院長,
:對啊,他是金門同事嗎!


陳:他是金門地院院長調台東,
:對啊,他那時候禮拜六、禮拜天我們都在一起,到禮拜六、禮拜天他就過來了,金門沒有旁的東西,打棒球。金門比過去進步,


陳:進步很多。(訪談結束)

民國49年台灣基隆監獄成立
民國53年監所作業成品展
民國55年參訪金門監獄
民國55年經國先生巡視金門
金門監獄
民國55年日本法務部大臣參訪金門監獄
金門監獄典獄長
監獄司長巡視臺東看守所
與東所同仁合影
監獄司長巡視東所
與東所同仁合影
台灣台東地方法院看守所所長姜通與同仁合影
回頁首